当前位置:神州触控资讯学校发生肺结核疫情后,这位校长获刑
学校发生肺结核疫情后,这位校长获刑
2022-05-15

2019年12月3日,崇实中学实验室已封闭多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江山 文并摄

7年来杜润拴一直在上诉。今年已78岁的他,头秃了大半,一条腿也慢慢不好使了。

他曾是山西省原平市民办学校“崇实学校(又称‘崇实中学’)”的董事长兼校长。这所办了14年的学校已于2013年9月被关停,3300多名学生、教职工被遣散,杜润拴及家人被刑拘,他本人也因“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这一切的源头,始于一场始料未及的学校肺结核疫情事件。自2012年5月14日该校发现6例学生感染肺结核以来,截至2012年12月,该校累计发现198例疑似肺结核病患者。

杜润拴希望了解清楚的,肺结核疫情应该由谁承担责任,还有自己当年垫付的200多万元治疗费用,究竟应该由谁承担。这些问题他至今未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在一审判决后,杜润拴曾经3次提起上诉。案件经过原平市人民法院3次审理,仍维持对其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原判。2019年10月10日,对于杜润拴提起的最新申诉,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裁判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此前对此案的刑事判决,并发回原平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目前此案仍在搁置中。

校长是否应为肺结核疫情负刑事责任?

在杜润拴的印象中,刑拘来得十分突然。2013年6月,学校放暑假后,他从北京看病回来,突然被原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在被刑拘期间,他听说,自己一手创办的崇实学校被关停了。

这所民办学校坐落在原平市崞阳镇,在当地因“管理严格”小有名气,小学部和中学部的约3500名学生,均采取封闭式管理。除九年制班级外,还有几个补习班,其中不少慕名前来的外县学生。一些名声响亮的老师班里能塞进60-70人。

在杜润拴印象里,这也许与1年前一场在崇实中学突然暴发的肺结核疫情有关。但当时他并未感到十分紧张,“因为一切都是按照程序来执行的”。

据他回忆,2012年5月14日,学校一名班主任向他报告,班里有学生疑似感染肺结核,他们去和校医商量,随即上报疾控中心,配合教育局、卫生局开展防控工作。

这场肺结核疫情持续了大半年,感染人数不断增加。据公开文件,截至7月19日,该校累计发现23例结核病患者;截至9月3日,确诊结核病患者达到63人。这一数字直到当年12月才稳定下来,疑似肺结核病例达到198人,这所学校未发现新的肺结核患者。在杜润拴看来,到他被刑拘的时候,事态已算基本平息。

同时被公安机关带走的还有在崇实中学帮助办学的杜润拴大儿子李勇、二儿媳赵东霞和女儿杜咏梅。杜润拴告诉记者,在被刑拘的75天里,他们无法会见律师。

2014年4月,原平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杜润拴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

在起诉书中,原平市人民检察院对杜润拴犯这项罪名的指控是:“2005年至今崇实学校配套设施一直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原平教育局多次下达整改通知书,但被告人杜润拴和李勇从未认真执行整改意见……”

另外,原平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还写道,“2012年5月份,原平市崇实学校陆续发生结核病疫情,由于该校班容量长期超标,人员拥挤,通风条件较差,造成疫情蔓延扩散。截止(至)2012年12月份累计发现可疑临床表现者198人,已确认结核病患者104人,其中重伤6人,轻伤7人,81名学生休学一年,疫情发生后一百多名家长多次到省、市及国家计生委等地上访,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直接经济损失5492390元。”

原平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新华记得,当年5月15日,自己接到报告称崇实中学发现5例结核病患者。学校是传染病防控的重点,平时疾控中心都会十分重视,但5月份出现的这几例结核病患者,在医院登记时,都没有如实反映自己是崇实学校的学生,“有的写成’等实中学’,有的填写电话是空号”。等接到教育局通知,确定5例病例均出自崇实中学时,已经是5月14日了。

王新华接到报告后,和原平市卫生局、教育局的相关人员立即赶去崇实学校。根据《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他们先在患者所在的班级进行筛查,发现新病例后,将筛查范围扩大到同一教学楼和宿舍楼楼层的师生。

他们共为453名师生和39名食堂炊管人员做了PPD试验(结核菌素实验),发现其中一个补习班的学生PPD强阳性很高,有21例疑似肺结核患者,于是连夜去向卫生局领导作汇报,组织医疗队进驻学校。

5月18日上午,原平市教育局、卫生局随即在学校召集学校全体员工大会,决定从当天下午开始崇实学校全校师生放假,利用两天半的时间对学校教学楼通道、水房、宿舍等公共场所彻底消毒、通风。

3天后,原平市成立了崇实中学结核病疫情防控领导组,由时任原平市卫生局局长李海军担任组长,主要负责控制这场肺结核疫情。

当时担任初三某班班主任的薛老师告诉记者,当时他班上有4名疑似肺结核学生,因为在第一次筛查时检查出PPD强阳性,当即就请假治疗了。他记得,从那时起学校购置了消毒灯、消毒液,每天早晚各要消毒一次;每个教室都配备体温计,每天学生要进行晨检午检。

在2014年法院作出第一次判决后,杜润拴3次提起上诉。2016年5月,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判处被告人杜润拴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在杜润拴看来,这场在多份文件中被定性为“公共卫生事件”的传染病疫情,为什么会为他安上“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罪名。

2012年7月,杜润拴的二儿子杜永聪代表崇实中学和王新华参加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的“学校结核病疫情分析研讨会”,在那场会议发布的《调查报告》对疫情进行分析时,称因“同一学期内,短期内出现23例病人,其中肺结核18例”;“班级聚集性和宿舍聚集性明显”,根据《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试行)》,判定为一起学校结核病公共卫生事件。在会上全国有5所学校因发生和崇实中学相似的情况作了报告。

杜润拴认为,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具体负责组织突发事件的调查、控制和医疗救治工作”。“公共卫生事件不是责任事故,学校不是主要责任主体,我和我的家庭不应是赔偿义务主体。”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简爱认为,根据刑法138条关于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规定,如果直接责任人员履行了报告义务或采取了相应措施,那么就不构成本罪;反之,如果未及时上报、拖延隐瞒而导致了重大伤亡事故的,根据刑法应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就犯罪主体而言,校长作为学校行政部门的负责人,且对校内教学设施情况和疾病预防和发生具有核查、上报之责,因此可成为本罪的“直接责任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研究中心主任吴丹红在一次论证会上表示,学校是一个主管部门,但是主管部门不只有学校,一共有四个部门,卫生行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第四个才是学校。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这些机构要各司其职。学校的能力是有限的,它报告了就认为它已经履行了义务,那就可以认为不构成这个罪名。

中国法学会法律文书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张泗汉教授则认为,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原意是明知校舍、包括教育教学设施存在重大隐患,不及时报告,不及时采取措施,结果导致人员重大伤亡。但目前没有证据说校舍存在安全隐患,结核病是怎么得的?不是因为校舍不安全因素造成的,这个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在一审判决中,判定杜润拴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要依据之一是忻州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6份重伤鉴定文书,被鉴定对象均为崇实学校的患病学生。

杜润拴对这些鉴定文书提出质疑。其中在一名女孩的鉴定文书中,专家会诊意见认为“前期手术与结核感染有因果关系”。但他当时查询该学生病历显示,当年5月她因突发阑尾炎进行了阑尾切除手术,当时医院的肺结项目检查并未发现她患结核病,直到当年8月30日才发现首次患病。

对此,记者联系了忻州市公安局,该局刑事技术处法医的答复为:根据2013年8月29日至31日专家会诊意见,出具了鉴定文书,对14名学生的身体损害情况做出了鉴定。鉴定的主要依据为:第一,办案部门确定该起事件为刑事案件;第二,刑事案件中对于造成十几名学生身体器官遗留中度或重度功能障碍的后果,需要进行鉴定;第三肺结核病为结核菌传播,符合鉴定条款中生物性损伤致人体组织、器官结构轻度或重损伤或者部分功能障碍或严重障碍的比照条款。

对此,简爱表示,当事人如果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要求被告人和辩护人在庭审质证中提出质疑。

目前,杜润拴已向法院申请重新鉴定,但法院尚未对是否同意调取病历、是否同意重新鉴定、是否同意鉴定人出庭作证作出正式回应。

编辑:阳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